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少年强暴
少年强暴

少年强暴

周末的黄昏,街上的行人本不多——此时正是家家户户吃饭的时候。不多的几个人,他们(或她们)的目光还都集中在一个女人身上。那是一个美艳娇媚的女人,一头波浪般的卷发、一双桃花眼黑白分明、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一颗位在嘴角上的美人痣,带给人无限的遐想……她一身酒红色碎花连身洋装,两条笔直修长、穿着网纹蕾丝丝袜的玉腿;脚踏一双时下流行的细带露趾高跟鞋,倒三角的两寸鞋跟把整个足板顶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戴上薄纱袖套的纤纤玉手上挂着银亮的小皮包,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

  “我kao !这个时候,你说她会不会是——鸡呀?”

  “嗯,有可能……不过看她那身打扮,也有可能是被包的二奶……”

  “你说她多大呀?”

  “不好说……看长相,也就二十七八;不过看她穿的衣服……可能三十多岁了……”

  不知道是没有听见周围人们的议论还是根本不屑去听,那个贵妇人装扮的女人却是一脸的凝重,她甚至没有用正眼去看他们,一双桃花眼却直勾勾地盯在一个在她前方50米左右穿着风衣的男人的身上。那是个很普通的男人,个子不高,平头,风衣的领子高高地竖起挡住了他的脸,使别人不清楚他的年龄。现在他正站在一个杂货店前,饶有兴趣地看着店里的东西,并且和老板攀谈着。

  那个美妇人看男人暂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停下来。打开手上银亮的小皮包,从里边拿出一个警用对讲机(对讲机?……难道她是个——警察?!),向两边警觉地看了看,然后对着它说:“指挥部,我是警察大队二队队长赵雅曼,嫌疑人物现在的位置是皇后大街,仍在我监视中,OVER. ”她关上对讲机,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把它重新塞进皮包里。此时她的脸上不经意间带出一股和她的娇艳妩媚不相称的英气来!

  看到自己监视的对象现在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那个美妇人赵雅曼嘴里嘟囔了几句,索性找了手跟前的一家冷饮摊坐下,要了杯冰水。她看似漫不经心地喝着,一双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那个男人。

  就在这时两个看似大学生的人走过来,两人上下打量着她,不时窃窃私语,一个较高戴着眼镜的先开了口∶“你……你是一个人吗?”

  这句话把她的视线从那个男人身上拉回来,她略显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我……我们想跟你交个朋友……”

  原来是搭讪……

  她抿嘴一笑,“我已经结婚了。”

  那两人碰了钉子,遂尴尬的走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嘴里嘟囔着“现在的小孩,胆子真是够大的,公然在大街就敢搭讪女人!不过他们要知道我的年纪,准会下一大跳的……”转过头来,那个男人,她的监视对象,已经从她眼前消失了!

  赵雅曼一惊,砰地站起来。再往远处看去,那个男人已经走出一百多米了。

  她急忙从店里出来,移动着她那双细带露趾高跟鞋,扭着浑圆的臀部跟着他走向街口。

  那个男人象是漫无目的地走着,而她亦趋亦近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知不觉地,她尾随着他来到附近的一个公园。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这种时候,已经没人会特地走进公园了,所以非常寂静。

  觉得有点不对,赵雅曼急忙拿出对讲机,“指挥部、指挥部,疑犯现在在公园里,我正在监视中。OVER”

  等她放下对讲机,她突然发现眼前的疑犯——那个穿风衣的男人,不见了!

  她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此时昏暗的公园,惨白的街灯,她有些紧张地望着四周,才发现自己跟踪那个男人不知不觉就走到公园的深处。茂密的树林在微弱的街灯的照射下显得有些阴森,一阵阴风掠过,树叶沙沙地响着,丛林中好象有鬼影在跳动!

  街灯下她美妙的背影,在紧身短裙的包覆下,臀部丰满的鼓起令人犯罪的曲线,露出的一双美腿匀称修长的相互移动,像她这等尤物,穿梭在夜晚的公园……(这样的场景……难道说……这……这是个陷阱!?)“我在这儿!”一个人在树丛中向她招手,正是她跟踪了一天的那个男人!

  赵雅曼一咬牙,追进那片阴森的树林。

  树林很黑,要不是有一点月光,真要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了。赵雅曼在树林中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脚下那双时下流行的细带露趾高跟鞋此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

  突然,她踩到一块石头,一个趔趄——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向她扑来!

  她显然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两个人同时摔在地上!

  “混蛋!!放手!!赵雅曼飞起左脚,踢在他的小腹上,他身形停顿了下来,双手一抱,牢牢抓住了她的腿!

  赵雅曼发疯一样地踢着双腿,可那男人的双手还是将她那结实修长的腿抓得死死的,怎么也挣扎不出来!挣扎间,他脱下她脚上的高跟鞋,手指用力地压住她的脚心的一个穴道!

  “呀啊┅┅不要┅┅”赵雅曼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全身的力量象是一下子就消失了一样。

  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感到了对手的弱点,伸手在赵雅曼的脚底搔了起来……好象有千万只蚂蚁在她的脚底爬行一般,赵雅曼酥痒难忍,忍不住格格娇笑,一会儿,已笑得喘不过气来,身子也无力的软了下来。

  那个男人趁机翻身骑在了赵雅曼的腰上。他抓住她的左手,使劲朝背后扭过来!

  一阵剧痛从左臂弯处传来,赵雅曼感觉自己的胳膊几乎被粗鲁地扭断了!她的脸被紧紧地压进树林松软的泥土里,发出含糊的惨叫!与此同时,她感到自己的右手腕也被抓住朝背后扭去。

  惊慌失措的赵雅曼挣扎着,可是她每次好不容易蓄起的力气,都被那男人在她脚心上简单的动作消磨的无影无踪。赵雅曼心里恐惧着,因为她知道对手已经完全摸透了她的弱点!

  终于,她的双手被拉在一起,被自己的手铐铐在背后,冰冷的手铐!

  象是感觉到绝望,赵雅曼拼死扭着被男人骑在身下的纤腰,双腿使劲蹬着。

  “臭娘们,我把你的脚也铐上!!”男人的身体骑在赵雅曼腰上,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好象发狂的烈马一般尖叫挣扎着的美丽女人。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疯狂踢动着的双脚抓在一起,用另一副手铐铐在了一起。此时他已经累出了一身大汗,喘着粗气从赵雅曼身上下来。

  微弱的灯光照在他的大喘气的脸上——他竟然是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这样一个神秘的男人,刚刚才把美丽的女警察降服的男人,居然是个小男生!

  “啊!你!”赵雅曼一声惊叫,她下意识地想起来,却发觉自己手脚已经被捆住。

  “想不到我是这样吧……”那个男孩淫亵地看着她那不停扭动着的浑圆饱满的屁股和纤细的腰身,“想不到我是故意把你引到这里来的吧……”

  “甚么,你是故意的?!”女人一阵悲呼。

  “赵雅曼,警察大队二队队长兼任队指导员,今年39岁,丈夫在两年前因车祸丧生,独居至今;家中有一子,今年15岁,和我一样大!……自从我一年前看到电视上播出的你接受记者采访的新闻时,你的美丽庄重就深深地进入我的脑海中了……我策划了很长时间,就是想把你这样又漂亮、又有头脑有本事的女人玩个痛快!”

  “你——!”赵雅曼已经说不出话来。

  “——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男孩疯狂地大笑着,一把撕开她的洋装,接着抓住里面那绣着花边的胸罩,推了上去!赵雅曼渐渐软弱的身体微微弹起,两个丰满硕大的乳房立刻坠落下来。

  “啊!畜生!!……”赵雅曼立刻羞耻得尖叫了起来!自己诱人的身体裸露在无耻的敌人面前,她感到极大的屈辱和恐惧,她羞愤得满脸通红,恨不得立刻死掉!她不禁羞得闭上了眼睛。

  “这么好的奶子,难道你的男同事们没有享受过吗?……看来是没有了,你这个队长兼任队指导员是怎么当的?!不该用自己的身体来犒劳犒劳整天辛苦的属下吗?那样他们怎么会尽心为人民服务!”

  嘴里羞辱着赵雅曼,他的手也没有闲着。无耻地用手托住她一双沉甸甸地坠在胸前的丰乳,使劲地揉着。

  “啊……不要……”她的头使劲低着,呻吟从性感的红唇间断断续续漏出;裸露着的白润的双肩微微耸动,被男孩抓在手里的双乳和赤裸着的丰满白嫩的上身不停颤抖,显得无比凄惨!

  “来吧,我要替你死去的老公来疼爱疼爱你!”看着这个美丽的女警察赤身裸体地被捆绑,毫无抵抗能力地等待着自己凌虐,男孩忍不住从背后把她环抱住,把她的裙子卷上来。不客气地抓到大腿上侧,连屁股都露出来了。

  包裹着浑圆的大屁股的白色内裤,煞是恼人。

  他用手粗暴地撕开白色内裤,把它从赵雅曼身上扯下来!

  “咳……咳……”

  她顿时觉得快喘不过气来,赵雅曼不禁泪水汪汪地咳了起来。而男孩也在此时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把直挺挺的男性阳具,顺势滑入她的跨股间。

  他紧抱她卷起的裙摆的腰,身体往前抽动,将强劲的男根插了进去。

  “啊!”被内裤塞住的小嘴在刹那间哀叫着。

  像火舌般炽热的男根,粗暴地直导入阴部,好象当初失雅曼的身体。

  “终于这样了……终于可以强奸电视上的她了……而且还是个这麽漂亮的警察!……真象是在做梦……”他喃喃地低语着。

  心愿得偿,于是年轻野兽般的欲情一发不可收拾,他痛快地在赵雅曼的雪白丰满的“战场”上冲锋着,狂插猛抽的男根次次入肉……可怜赵雅曼身为警察,抓过的穷凶极恶的罪犯不计其数,见过的大风大浪也数不胜数,不想被个十五岁的少年制服!更可恨偏偏此时正不胜邪,一身美妙的胴体却被十五岁的少年赤裸裸地任意欺凌!

  ……美艳如花的粉脸在年轻野兽的蹂躏下时而仰起,时而低垂,两条雪白匀称的美腿随着他的抽插晃动着,一双玉脚时而紧绷伸直,时而向内侧勾起。仅存的一只的高跟鞋最终也落在了地上,纤美匀称的右脚也完全赤裸着;脚面绷直,十个脚趾紧紧地并拢着,竭力向内弯曲;不自觉的紧缩脚趾的雪白肉脚,现出完美的弓形,似乎要宣泄着体内无法克制的欲望……这是怎样一副凄美残忍的画面啊!连月亮神似乎都不忍看到年轻野兽对成熟的女体的凌辱,悄然地把头转过去……黑暗的丛林中,两个黑影时而重迭、时而分开,销魂的呻吟声和着浊重的喘息声在树林里回荡着……“啊……”随着一声大喊,年轻的野兽紧紧地搂住赵雅曼的背部,然后全身痉挛地泄出了精液。一边放纵着火热的欲情,还二次、三次地往前扭摆着腰,最后好似精力用光地将头垂放在她的背部,连身体也紧紧地依偎着。同时,赵雅曼的挣扎也缓和了下来,被秀发半掩的脸庞低垂着,原本绷紧的双腿松弛了,性交后的淫液顺着晶莹的大腿汨汨地溢流在地上……* * * *

【完】